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江西“8.20”持枪杀人案凶手:曾因偷窃两度入狱12年半

 
分享: 2018-10-15
     

原题目:江西“8.20”持枪杀人案凶手:曾因偷窃两度入狱12年半

8月22日早上八点刚过,江西省上高县沿江中路建材市场大巨细小的闸门被陆续拉开,东家们在门口洒了清水,摆好货物,准备为门市的一天忙碌。

建材市场里一家叫顾地管业的摊位,两道蓝色的卷闸门已经落下,三张“上高县公安”的白色封条划分紧贴在门的左侧、右侧、下方。前方的空隙还残留着清洁工一早冲洗血渍的水。

“就是在这里。”一位骑摩托车的男子在这里驻足停下,他对死后的女搭客说,“那人开了两枪,就跑了”。

这是江西上高县“8.20”持枪杀人案发生后的第三天。

据上高警方转达,8月20日上午,该县锦江镇大塘村村民况玉林,在建材市场的“顾地管业”店内和黄金堆成仁驾校接连用自制双管钢珠短枪,枪杀两人。8月21日破晓,警方排查时又在其租住屋隔邻宿舍,发现男女两具遗体。经查证,该地为犯罪嫌疑人况玉林的第一案发地,证实况曾枪杀了两人。

背负了四条性命的况玉林最先潜逃。当地警方悬赏10万元,全力追捕。最终,上高县警方于8月21日晚22时20分,将持枪拒捕的况玉林就地击毙。

全文4572字,阅读约需9分钟

▲警方的通缉令。 新京报记者 秦宽 摄

▲江西宜春持枪连环杀人案嫌犯况玉林被击毙。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三起命案

“顾地管业”隔邻一家卖电线电缆的老板张华言记得,案发那天,顾地管业的老板万晓智和女友姚女士一大早就来到店里。万晓智戴着眼镜,相貌规矩,发际线已微微后移。

不到一个小时,五六个客人陆续走进了顾地管业,和万晓智攀谈。约莫9点30分,张华言看到,况玉林骑摩托车过来。或许是聊得纵情,万晓智尚未注意到,门外的况玉林已经站了一段时间。

张华言回忆,等客人悉数离店后,况玉林走进了顾地管业。

▲江西上高县8.20持枪杀人案后,案发地建材市场顾地管业已被警方封锁。 新京报记者 秦宽 摄

不到五分钟,坐在自家店里躺椅上的张华言突然听到了两声巨响。“那声音像是放鞭炮,又像是轮胎爆炸”。张华言站起身,他看到况玉林走出顾地管业,脸上“没有什么心情”,况骑上了摩托车,顺着30米长的巷子深处开去,“很从容地”。

震天的巨响很快激起了周围人的好奇,东家、客人、住民们陆续群集在了顾地管业门外,向内探望。张华言看到,眼前的万晓智倒在地上,头部和胸部渗血,张华言立刻报警,并拨打抢救电话。

万晓智送医后宣告不治身亡。张华言记得,万晓智右胸、脸部左腮均被钢珠击中,止不住地流血。

万晓智的哥哥万晓园事后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况玉林与万晓智是旧识,两人都爱打台球,万晓园从弟媳处相识到,那天况玉林一进店,向万晓智咨询一些商品的价钱,二人发生口角,“我弟弟似乎就说了句懒得理他,况玉林马上拔枪杀人。”

约莫10点20分,况玉林骑摩托车来到14公里外的黄金堆成仁驾校内的意隆纺织厂。据工厂后勤主管吴昌耀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当天,况玉林先在员工宿舍转了一圈,尔后他骑车从工厂正门径直驶入。

一位工友回忆,案发时,他正在工厂后部为棉纱装袋,听到两声枪响后,一仰面就看到前方麋集的棉纱堆有浓烟冒起。他迅速和十几个工友拿上灭火器跑到前方灭火,却看到工友杜树林倒在地上,身旁全是鲜血。

江西上高8.20持枪杀人案事发现场,黄金堆成仁驾校内纺织厂的正门已被警方封锁。 新京报记者 秦宽 摄

监控显示,况玉林从进门到脱离,不到两分钟。做案后,他完全没有一点张皇的样子,脱离前,他甚至还向工厂大门右侧的一位工友比了个ok的手势。

按警方转达,8月21日破晓0时许,警方在敖山镇原奶牛场况玉林租住屋隔邻宿舍内发现一男一女两具遗体。经公安机关观察证实,该地为犯罪嫌疑人况玉林行凶案第一案发现场,死者熊某(男,现年63岁)和闻某(女,现年59岁)为两伉俪,系枪击致死。

四周住民说,他们20日中午还在屋外见到女死者闻梅香,他们据此判断,这对伉俪或于当天下战书遇害。死者的女婿晏先生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2017年况玉林搬来这里栖身,曾向两位老人提出要买他们100平方米的菜地,但老人表现,这菜地是朋侪借给他们的,云云生意业务不妥,便拒绝了况玉林提议,晏先生推测况玉林或因此挟恨在心。

案发后,警方立刻睁开围捕行动,同时悬赏10万元人们币对提供有价值线索者给予奖励。“8.20”持枪杀人案发生当晚,该县出租车公司下达通知,要求司机天黑后,不要在偏僻处载客。

8月21日晚,犯罪嫌疑人况玉林在上高县南源村被警方围捕,持枪拒捕后在此地被击毙。 新京报记者 秦宽 摄

两度因“偷窃罪”入狱

8月23日,况玉林被击毙的新闻传遍了上高,距离县城十公里外的凌江村也逐渐恢复安宁。村舍斑驳的墙壁上还残留着通缉令刚被撕下的痕迹。

在一座被杂草和碎砖困绕的土房,况华生独自蜷在床上。他80岁,头发花白,肢体消瘦,走起路来体态微微哆嗦。床前一张木凳上,摞着两沓崭新的冥纸,那是他计划在头七烧给小儿子况玉林的。

况华生为祭祀儿子况玉林准备的两沓纸钱。 新京报记者 秦宽 摄

和况玉林年龄相仿的况朝东说,1975年生的况玉林上有两哥两姐,是家中最小的儿子。况玉林童年时,一直在老家大塘村生涯。

况朝东说,况华生伉俪关系反面、恒久“冷战”,作为最小的儿子,况玉林没有获得过太多关爱。

况华生曾是民营市肆的员工。1981年,况华生自动下海,成了个体户,举家搬迁至十几公里外的凌江。两伉俪在村子里开起了饭馆,偶然还做贩牛生意。

熟悉祝家的村民说,由于厨艺不精,饭馆的谋划状态日渐式微,最终况家的饭馆走向关门结业,仅仅成为了一家人的栖身之所。

况华生说,妻子黄月英是个好强的人,她总以为丈夫没用,“以为我老,我穷。”况华东坐在这个被废弃的饭馆里,一口接一口地吐着烟。那些年,他们伉俪经常喧华。但年深月久,他对过往的许多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唯独记得的是,当他对妻子落下拳头时,况玉林“总是护着他妈妈,护得很死。”

况玉林的父亲况华生。 新京报记者 秦宽 摄

况玉林的二哥况吉林说,黄月英也对况玉林偏幸,1998年前后,母亲曾因脑溢血半身瘫痪,前年又患上暮年痴呆,对往事影象庞杂,“但她都还记得况玉林的生日。”况吉林有时甚至以为,弟弟走上偏激的门路,或与母亲的运气多舛有关,相比起常年对父亲的不闻不问,“他对我母亲是真的很好。”

同村的况水秀说,或许是家庭关系生变,况玉林的性格也变得敏感、内向。年轻的时间,况玉林很少自动和人语言,走到村子里,遇到谁,“总是颔首笑笑就已往了”。

在况朝东看来,况玉林从小就贪恋玩枪。

1980年月,整个凌江盛行用气枪打鸟。况朝东记得,在众多孩子中,况玉林总是最兴奋的谁人,打鸟也打得好,甚至“还会自制枪”。厥后,地方政府最先收缴气枪,打鸟运动偃旗息鼓。

村民们另一个形貌况玉林的高频词,是“偷”。“他喜欢偷牛,大偷小偷都有过。”况朝东说。“小偷小摸不停,但从来不偷自己村(大塘)上的工具,”

况玉林曾两度因“偷窃罪”入狱。1996年8月12日,因偷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零六个月。2009年7月27日,因偷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可能是生涯上比力拮据,”况吉林妻子谢涛说,“我们也是听到是这样,但详细情形也不知道。”“说不清晰,听说是在吉安那里偷了牛,”哥哥况吉林对弟弟出狱前后的事一无所知,兄弟俩上一次晤面照旧2017年。

况华生对儿子的事情,一副不知所措的容貌,村民们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他们已有近3年没见到况玉林回来了。

爱打桌球,好赌,性格离奇

在大塘村村民看来,况玉林曾起劲实验让自己过上好的生涯。

2004年,因偷窃罪被判的八年半刑期竣事,况玉林没有回凌江,而是在远离多年的大塘村呆了三年。

村民们说,况玉林在村里租了个平房,专营烤鱼。还种了20亩的水稻。统一时间,他还熟悉了一位刘姓湖南籍女子,二人互生情愫,女人怀了孕。

过好日子的想法很快却又由于况玉林再次偷窃而戛然而止。

2009年,他到四周的吉安市盗牛,被以偷窃罪判处4年有期徒刑。况玉林被带走关押后,湖南籍女子产下了一个小男孩,在小孩只有一岁多时,她带着孩子就回湖南老家了。

现在况吉林回看,弟弟走上这极端的门路,或与他二度出狱后频仍受挫有关。况吉林记得,弟弟第二次坐牢的四年里,由于各家的生涯都需要奔忙,整个况家都很少有人去看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怪我们”。出狱后,除了母亲,况玉林险些很少再与况家人有联系。况吉林在上高县撞见过弟弟频频,但“他一看到我,掉头就跑。”

据况吉林回忆,况玉林第二次出狱后,就一直住在县城里,在纺织厂里打过工,也开过摩的载客,但终究没有一份稳固的事情。

上高县敖山镇原奶牛场四周的租住屋,是况玉林生前呆过相当长时间的地方。它距离城区并不远,灰墙黑瓦,路边是荒地,空气中,混杂着青草和动物粪便的味道。

天黑后,一排排的平房则被漆黑吞噬,鲜有人踏足。

县城里,熟悉况玉林的人都知道,他通常爱打桌球,好赌,性格离奇是公认的。他生前常去当地的一家台球馆,其时球馆的谋划者是万晓智。球友邓昌说,他是在2015年前后与况玉林在这里打台球相识,他一直没察觉出况玉林和万晓智二人有什么仇怨。几周前,他看到万晓智和况玉林还在球馆打过球,其时也没有发生什么口角或其他冲突。

上高县尊爵台球馆内,万晓智曾是这里的老板,况玉林生前经常来这里打台球。 新京报记者 秦宽 摄

万晓智的哥哥万晓园回忆,万晓智生前也提及过况玉林,“他以为这小我私家好吃懒做,整天坑蒙诱骗”,“我弟弟这小我私家语言比力直,可能在言语上冒犯了他。”

但邓昌依附自己对况玉林的相识,要用杀人的极端方式来解决问题,这几周内况玉林一定履历了什么事。

包罗亲友在内的许多人都提及况玉林常把杀人放在嘴边。况吉林回忆,况家老大况国林在广东开过手机壳加工厂,算是况家几兄弟里混得不错的。况玉林出狱后,曾随着年老干过一段时间活儿,除了人为,况玉林还分外问他要过钱,但况国林没给,其时况玉林扬言要拿刀杀了况国林。

一位台球馆的球友回忆,两周前,他与况玉林赌过球,其时输给况玉林150块没给,况玉林举着菜刀一直追着他,这位球友至今心有余悸。

这几年,各人都以为,况玉林愈来愈难接触,只要一发性情,就变得极端。

绝对的贫苦制造者

况玉林作案当天,从监控视频里可以看到,他将左腿的裤脚卷至膝盖,走路一瘸一拐。当地有说法称,况玉林在纺织厂事情时,被化工质料弄伤了脚。

8月23日下战书,在况玉林曾打过工的纺织厂里,主管后勤的吴昌耀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撇清了工厂与况玉林腿伤的关系。“一定不是在我们厂弄的”,他称自己今年6月份见到况玉林时,双腿完好,而早在今年头开工时,他就未被通知再来开工。“但钱是给够了的”。

▲纺织厂工人正在拆解被况玉林销毁的棉纱。 新京报记者 秦宽 摄

2017年10月中旬,况玉林来纺织厂事情。在吴昌耀的影象里,上班初期,况玉林体现还算努力,他的事情是装棉纱入袋,并搬运上车,实验计件人为制度。

其时,况玉林天天至少打包4吨重的棉花,从早上7点最先,一直连续到下战书四五点。守旧预计,他每月最高收入可达5000元左右,算是同期工人里,收入不错的。

但令工友们厌恶的是,况玉林为人蛮横、自以为是,是个绝对的贫苦制造者。在他打包棉纱的区域,他决不允许别人越过,否则他连忙厉声呵叱。同组的工人总共有四个,险些都与况玉林有过争执。“他太自以为是,太以自我为中央”。

事情刚刚满了2个月,况玉林就经常无故旷工,早退。这让况玉林在年终评级中排名靠后,开年后,工厂不再通知他开工,他曾多次前来讨说法,都被劝了回去。在吴昌耀看来,辞退员工是老板的权力,“我们并没有给什么答应,但他自我感受优秀。”

吴昌耀说,他相识到的信息是,案发当天,况玉林原本要找工厂的林老板讨要自己被辞退的说法,但林老板恰好外出。他就跑到工厂里纵火,工友杜树林见状阻挠,被况玉林杀戮。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多次联系上高县委宣传部、县公安局政工科,询问案件观察希望。但对方均婉拒了采访。

锦江镇南源村距上高县城直线距离11公里。作案后,况玉林逃进了南源村的深山里。

8月21日晚20点事后,况玉林被一个养鸭户发现,警员凭据线索,拉网式搜索,最终在森林中发现了况玉林,在警方劝其缴械时,况玉林持枪拒捕,约莫在22时20分,况玉林被就地击毙。

然而,随着况玉林的被击毙,一系列问题或许也由此成谜,死者恩怨里的细节、况玉林又怎样自制了双管枪?......

现在,这片森林的地上还能见到当晚警方围捕时的痕迹,差别尺码的鞋印在地上。在一个坑口,烈日暴晒着黄土,地上的血渍已经变黑,那是况玉林的遗体被拖出来的位置。

(文中张华言、谢涛、邓昌为假名)

新京报记者 秦宽

编辑 胡杰 张太凌 校对 陆爱英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