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边海司司长:“南海行为准则”有了一份总体设计方案

  

发布日期:2018-10-17
【字体:打印

  “南海行为准则”有了一份总体设计方案

  ——专访外交部边海司司长易先良

  “任何多边谈判都是费时艰苦的,尤其是南海这样高度庞大敏感的议题,要取得11个国家的一致认可,

  是无法明确时间表的。与其不切现实地设准时间表,自缚手脚,倒不如一步一个脚印扎实推进。”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方清

  继2017年6月中国与东盟十国告竣“南海行为准则”(COC,以下简称“准则”)框架以来,今年“准则”商量又取得努力希望。

  在8月2日于新加坡举行的中国-东盟外长会上,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和新加坡外长维文配合宣布,中国与东友邦家已经形成了“准则”单一商量文本草案。

  在重新加坡返回北京的第一时间,外交部界限与海洋事务司司长易先良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易先良表现,这是“准则”商量取得的又一个重大希望。这也再次证实,中国和东友邦家完全有能力配合维护好南海宁静与稳固,完全有智慧告竣一份配合遵守的地域规则。

  “这是不行否认的客观事实,值得庆祝,也将激励我们继续前行。”易先良说。

  乐该怎么奏,乐手最有讲话权

  中国新闻周刊:外界可能会好奇,“准则”单一商量文本草案事实是什么样的一份文件,在“准则”整个商量历程中会起到什么作用?和去年告竣的“准则”框架相比,区别在哪儿?

  易先良:套用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的比喻,若是把“准则”比作中国和东友邦家一起在制作的一所屋子,“准则”框架相当于这所屋子的四梁八柱,明确了“准则”应涵盖哪些主要内容、包罗几部门,每部门内容会是什么。有了这个框架,填充详细内容时才不会偏离大偏向。这也是我们去年告竣框架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就是要让各方统一头脑,明确“准则”是要干什么的。

  而进入详细案文商量阶段以后,各方就面临着解决屋子怎么盖,也就是详细设计方案的问题。形成单一商量文本草案的意义在于,已往11个国家可能有11种设计方案,现在我们将11统一为了1,形成了一份总体设计方案。固然现在“准则”案文商量刚刚起步,这份设计方案也是一个开放性文件,还可以完善,也可以再调整。总体上各方赞成将以此为基础,推进下步商量。

  中国新闻周刊:从“准则”框架到“准则”单一商量文本草案,这个商量历程艰难吗?遇到的障碍和滋扰有哪些?

  易先良:“准则”商量是中国和东盟十国共商共建南海地域规则的历程。这个历程并不轻松,需要各到场方群策群力,出谋划策,也需要各方互谅互让,求同存异。

  在地域国家同心聚力修建南海地域规则的同时,我们也注重到一些域外国家拿“准则”说事,举行一些子虚乌有的炒作。在我们看来,域外国家应该首先弄清自己的角色。就似乎一场音乐会,乐手和观众的职责是差别的。乐该怎么奏,乐手最有讲话权。观众只要鉴赏和喝彩就好了。若是观众摆不正位置,总想自己闹出些消息,岂不乱套?

  从刚刚竣事的东亚互助系列外长会上的反映看,虽然域外国家仍有不少炒作杂音,但域内国家应者寥寥,并不买账。东盟外长会声明对落实《宣言》和“准则”商量取得的希望感应满足并予以努力评价。从这个角度看,来自域外的那些嘈杂声音,我们大可当做是“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钉子”而已。

  中国新闻周刊:在“准则”商量历程中,中方饰演了什么角色,施展了什么作用?

  易先良:自“准则”商量启动以来,中方一直施展着建设性作用,不停提出有益倡议,对商量方式、路径和案文孝敬中国智慧和中国气力。

  在2016年中国-东盟外长会上,王毅外长自动提出关于“准则”商量的四点愿景,其中包罗:在不受滋扰的条件下,于2017年年中前完成“准则”框架商量。2017年外长会,王毅外长又提出“准则”商量“三步走”设想。这些倡议获得了东友邦家的接待和支持,也为近年来“准则”商量取得一系列可视化结果奠基坚实基础。

  同时,中方重视照顾东盟朋侪的恬静度,始终秉持协商一致原则,从不将一己之见强加于人。经由这几年的相同,中国和东盟十国都形成这么一个配合意向,即根据从易到难的原则,在照顾各方恬静度条件下,一步步推进,起劲推动和扩大共识,制止因一最先就突出分歧而使历程受阻。这些都是中方诚意的详细体现。

  “准则”商量仍为举行时,

  而非完成时

  中国新闻周刊:怎样评价“准则”商量的意义和作用?能简要先容一下商量历程的大要脉络吗?

  易先良:“准则”商量是一个连续的历程。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签署,向天下宣告了南海地域不再没有规则,而最先有了地域国家配合确立的“南海规则”。今后十多年时间,《宣言》及后续的落实验动,对南海宁静稳固施展了不行替换的作用。

  南海自古是相同中国和周边国家的桥梁,是中国与周边国家宁静、友好、互助和生长的纽带。南海沿岸的黎民数千年来环海而居、同舟共济、宁静开展打鱼和商业运动。南海问题泛起不外短短几十年,相比南海沿岸国人们数千年来宁静相处的历史微不足道。

  这几年南海时势一度重要,让外界有“黑云压城”之感,很主要的缘故原由是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和菲律宾上一届政府片面提出“南海仲裁案” 等因素的搅局。但纵然在南海形势比力严肃的那几年,相关各方的谈判和商量事情一直在举行,从未中断。

  自2013年以来,中国和东盟十国副部长级的高官会举行了9次,团结事情组集会举行了15次,平均下来,每年都要举行3-4次集会。这说明,无论到什么时间、无论时势怎样生长和转变,这个商量机制一直在全速运转,由于它是各方管控南海时势的主要渠道,是任何域外国家和任何域外机制所不能替换的。凭据《宣言》第十条的划定,中国与东友邦家于2013年9月苏州高官会上正式启动“准则”商量并不停取得努力结果。我们通过了两份共识文件,梳理了“主要和庞大问题”清单和“‘准则’商量框架草案要素清单”这两份开放性清单。凭据两份共识文件和两份清单,各方逐步“盖屋子”,形成了去年的“准则”框架。

  在框架告竣之后,自去年11月中国与东友邦家向导人宣布正式启动“准则”案文商量以来,今年上半年,各方秉持努力、务实、建设性态度举行了两次事情组商量和一次高官会,通过上述事情,形成了单一商量文本草案这一主要阶段性结果。对此,王毅国务委员在会后媒体吹风会上特殊强调,今年中国—东盟外长会最大亮点就是中国和东友邦家形成了“准则”单一商量文本草案。

  中国新闻周刊:在怎样“盖屋子”上,现在已形成了一份总体设计方案。下一步要做什么?方案的完成有时间表吗?

  易先良:“准则”商量仍为举行时,而非完成时。对于各人很体贴的“准则”商量下一步怎么走,我也愿简朴回应一下这样几个问题。

  “准则”案文商量涉及大量庞大、敏感问题,不仅中国与东友邦家,纵然东友邦家内部也有许多差别意见。怎样解决这些问题,并最终形成“准则”, 各方需要继续寻找最大条约数。外界有一种声音,贪图为“准则”商量设准时间表。我以为,这不现实。任何多边谈判都是费时艰苦的,尤其是南海这样高度庞大敏感的议题,要取得11个国家的一致认可,是无法明确时间表的。与其不切现实地设准时间表,自缚手脚,倒不如一步一个脚印扎实推进。

  有些域外国家也在宣扬“准则”必须具有执法约束力。这个问题比力庞大,包罗涉及有关国家海内执法法式。至于最终形成的“准则”到底是什么性子的文件,需要中国和东盟十国配合来讨论。

  关于“准则”的内容,从现在看有三点是可以一定的:第一,“准则”不涉及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不行能替换,也不会影响各方就解决争议举行的谈判协商;第二,“准则”将为各方增进信托、促进互助、预防和管控意外事务提供指引,维护南海宁静稳固,为我们解决争议缔造优秀情况;第三,“准则”会比《宣言》更细化、更详细,将在《宣言》基础上更进一步,《宣言》中没有的内容可能会在“准则”中泛起。

  中国新闻周刊:“准则”商量的连续希望,是否意味着现在的南海时势总体上是平稳和努力的?这种局势能长时间连续吗?

  易先良:今后次东亚互助系列外长会释放的信息看,当前南海形势的总体面是努力向好的。中国和东盟十国维护南海宁静稳固的刻意和态度是坚定的,所做事情和取得结果有目共睹。我们希望域外国家切实尊重地域国家的起劲,制止在南海耀武扬威,制止混淆黑白的炒作,真正为南海宁静稳固孝敬正能量。中方将继续秉持“双轨思绪”处置惩罚南海问题,即坚持有关详细争议由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础上,通过谈判协商宁静解决,南海宁静稳固由中国和东友邦家配合加以维护。

  这几年南海时势的升沉生长已充实证实“双轨思绪”是处置惩罚南海问题的正剂良方,经得起时间和风浪的磨练。中方将继续遵照这一思绪,与东友邦家一道,努力推进南海地域规则修建和海上务实互助,为实现南海宁静、稳固、繁荣、生长做出应有的孝敬。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3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纠错】责任编辑:康通章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湘ICP备18399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191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