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两国迎来“第5次经济热潮”,“政冷经冷”将竣事?

  

发布日期:2018-10-12
【字体:打印

原题目:中日两国迎来“第5次经济热潮”,“政冷经冷”将竣事?

9月8日,在日本东京的“2018年中国节”运动现场,一名观众拍摄手艺人制作糖画。当日,为纪念中日宁静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为期两天的“2018年中国节”运动在日本东京代代木公园最先举行,为日本民众带来一场体验中国美食和传统文化的盛宴。图/新华

“通商4.0时代”的中日互助

文/冯玮

本文首发于总第869期《中国新闻周刊》

日本宰衡安倍晋三在9月初接受《产经新闻》的专访中,透露了其预计将于10月尾会见中国的企图。安倍称:“李克强总理今年5月会见了日本,中日关系已完全回到了正常轨道。”

中日关系改善的努力信号,在中日两国的高层互动也获得充实展现。8月31日上午,第七次中日财长对话在北京举行,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和日本副宰衡兼财政大臣麻生太郎配合主持对话。新华社的消息来源称,此次对话释放多重努力信号,为中日关系行稳致远以及全球和区域经济生长注入“正能量”。麻生太郎也将本次对话称为“至今气氛最好的一次”。

同样是在8月31日,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北京会见由做事长二阶俊博率领的日本自民党代表团。王岐山表现,中方愿同日方一道,落实好中日执政党交流机制集会各项共识,为中日关系生长凝聚更多正能量。

《日本经济新闻》中国总局局长高桥哲史近期撰文指出,中日以经济为轴心不停加深联系,现在迎来了步入全新协调时代的良机。在这篇题为《不要眼睁睁地看着改善中日关系的良机溜走》一文中,高桥在指出当今中日关系依然存在领土、历史熟悉等难题后呼吁,“只管云云,若是犹豫不前,两国关系不会取得希望。40年后好不容易再次迎来中国‘协作的良机’,不要眼睁睁地看着时机溜走”。

今年是《中日宁静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和则两利,斗则两伤”,多年来始终是中日有识之士的共识。面临现在的形势,事实应该怎样掌握改善中日关系的良机?

中日关系总体趋于改善

今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日本时,在《朝日新闻》揭晓了署名文章,提出“让中日宁静友好互助事业再起航”,是有现实基础的。

2014年11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亚太经合组织(APEC)向导人非正式集会时代,同日本宰衡安倍晋三会晤。这次会晤,成为近年来重要的中日关系实现转圜的劈头。2015年5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由自民党做事长二阶俊博率领的日本3000人访华团时指出,“历史证实,中日友好事业对两国和两国人们有利,对亚洲和天下有利,值得我们倍加珍惜和经心维护,继续支付不懈起劲。”2017年1月,中国政府首次揭晓了《中国的亚太宁静互助政策》白皮书,明确指出“中日关系总体延续2014年底形成的改善势头”。

值得一定的是,日方对改善同中国的经贸关系,体现出努力姿态。2017年11月20日至26日,由250人组成的日本高级经济代表团会见中国,同中国各界人士举行了普遍商量和交流。代表团由被称为“日本经济界总理府”的日本大企业代表、“日本经济整体团结会”会长榊原定征和中小企业代表“日本商工集会所”卖力人、日中经济协会会长三村明夫率领。

据日本海关统计,今年1至3月,中日商业总额为764亿美元,其中日本对华出口额为340.48亿美元,同比增加14.2%,占日本对外出口总额的18.5%;入口额423.53亿美元,同比增加7.0%,占日本入口总额的22.8%。日本舆论以为,中日两国或将继1980年、1992年、2001年、2008年之后,迎来“第5次经济热潮”,“政冷经冷”的局势将宣告竣事。

在中日经贸关系趋向改善的另一方面,日美经贸关系则发生了玄妙转变。2017年11月13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要求日本汽车厂商增强在美生产,淘汰对美出口。罗斯品评称:“虽然日本和其他亚洲各国重复说在推进自由商业,可是掩护主义比美国还要严重得多。”日本随后“反唇相讥”。今年7月3日,日本《经济学人》周刊揭晓了题为《特朗普式的“生意业务”打击日本》的文章,称以盈亏判断孰是孰非的特朗普式“生意业务外交”,正在破损美日同盟基础。纵然是友邦,只要生意业务不成,也会随手扬弃;即便不是友邦,只要能做生意业务,也可以向对方让步的做法,使“越来越多的看法最先对现在(日本政府)不停加深对美依赖的外交和宁静政策抱有疑虑”。

自民党总裁外交特殊助理河井克行公然表现,“同盟的本质已经酿成生意业务。”特朗普宣布将扼住伊朗的命脉——石油,克制各国同伊朗举行石油商业。可是,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东盟外长集会时代,与伊朗外长扎里夫举行谈判,双方就石油商业告竣了共识。由于日本对伊朗原油存在很大依赖性,因此以为特朗普的“划定”是“赶尽杀绝”。河野太郎强调,日本将继续从伊朗入口石油,这令美国很是不爽。

值得关注的是,中日美三角关系的转变,引起了日本学界的高度关注。日前,日本东京大学川岛真教授撰文指出,“与现在相比,以后的日中关系不是在战术上,而是在战略上将会越发亲近。正像上世纪七八十年月,日中两国有精密互助、配合反抗苏联的先例那样,以后也不清除日中两国将美国作为对手,携手互助的可能”。

客观地说,虽然美日在经贸领域也存在摩擦,但泛起“日中两国将美国作为对手,携手互助”的局势,现在不太可能。主要缘故原由是,“旧金山体制遗产”的影响依然存在。

所谓“旧金山体制”,是由《与日本的和约》(通称《旧金山和约》)和《日本国和美利坚合众国间的宁静保障条约》(简称《日美安保条约》),以及作为《日美安保条约》详细实行措施的《日美行政协定》组成的。由于其时中国和苏联等主要对日参战国没有签署《旧金山和约》,因此亚太地域的宁静与团体宁静,缺乏明确执法划定,这就是“旧金山体制遗产”。

“旧金山体制遗产”存在两个严重影响中日关系的障碍。

一是《旧金山和约》对领土问题的“模糊处置惩罚”,埋下了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主权之争的火种。2010年9月7日,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主权问题而发生的“撞船事务”,使中日关系一度陷入僵局。2012年9月,因日本的钓鱼岛“国有化”处置,双方再次发生猛烈冲突。2014年1月公布的“初高中教科书编写指南”中,要求写明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是“日本固有领土”。对此,日本《产经新闻》以为,“过分形貌与别国的主权争议,无益于指导学生形成深刻熟悉。”日本这一侵占中国领土主权的行为,固然引起中国的强烈不满和抗议,而美国的从中作梗,特殊是声称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使这一问题的解决更趋庞大。

现在,中日钓鱼岛主权之争仍在连续。2017年,日本海上保安厅增添了5艘大型巡视船,设置了钓鱼岛领海警备专属的巡视船影像传送装备,增员442人。另外还增添了3艘丈量船,强化海洋观察体制。特殊需要强调的是,中日海空坚持局势仍时有泛起。2018年1月11日,两艘日本舰艇进入钓鱼岛海域,中方随即接纳响应行动,日本媒体借机渲染“中国威胁”。

今年8月28日,日本防卫省揭晓的2018年《防卫白皮书》,继续渲染“中国威胁”,并将“西部方面通俗科联队”改组为“水陆灵活团”。这支队伍总人数约2100人,有两个联队的建制,将拥有包罗从美国购置17驾“鱼鹰”运输机和52辆AAV7型两栖战车在内的新型武器。其战术、装备、队伍体例等,均是美国水师陆战队的翻版,因此被称为“日本版水师陆战队”。根据日方说法,建立这支队伍的目的,是为了应对所谓“西南诸岛有事”。所欲作甚,路人皆知。

二是在《旧金山和约》签署后不久,由于美国的对日政策变“压制”为“扶持”,因此,日本随即对历史问题翻案,最显着的体现,就是制订了《关于援助掩护战伤病者以及战殁者眷属等的措施》,修订了《武士恩给法》,对战犯和通俗战殁者“一视同仁”,否认了旧金山和约第11条“不得给战犯翻案”的划定,形成了日本前宰衡宫泽喜一所说的“国际法和海内法的矛盾”,留下了以靖国神社问题为焦点的“历史熟悉问题”。

互为互助同伴

2017年5月29日,国务委员杨洁篪同日本国家宁静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在第四次中日高级政治谈判中,再次就“互为协作同伴,互不组成威胁”告竣共识。虽然中日之间依然存在以“领土争端”和“历史熟悉”两大障碍,但进一步改善两国关系,依然是可能并值得期待的,要害是怎样使这一共识落到实处。

就“互不干预干与内政”而言,2017年以来,中日双方举行了切实起劲。至2017年,中日两国政府外交和防务部门官员共举行了15次中日宁静对话,13次中日战略对话,8轮海洋事务高级别商量。2017年12月5日至6日,双方在上海举行了第八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商量,双方就尽快建设并启动海空紧迫联络机制告竣共识,赞成继续增强防务部门间的交流,增进互信。双方还举行了政治与执法、海上防务、海上执法与宁静、海洋经济四个事情组集会,就东海相关问题交流意见,并探讨了开展海上互助的详细方式。2018年4月下旬,中日举行了第九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商量。

就“互为互助同伴”而言,整个天下最先进入跨地域、跨大洋的关税互惠以致关税互免的“通商4.0时代”。二战前相互通过加征关税掩护本国工业、免受外来商品打击,被称作“通商1.0时代”;通过建设“关贸总协定”(GATT)和“天下商业组织”(WTO)实现经贸全球化,则为“通商2.0时代”;上世纪90年月后最先兴起的区域性自由商业圈,就叫做“通商3.0时代”。

“通商4.0时代”有四个最具代表性的“巨型自由商业协定”,即“跨大西洋商业与投资同伴关系协定”(TTIP)、日本-欧盟经济同伴关系协定(日欧EPA)、“区域周全经济同伴关系协定”(RCEP),由TPP变身的“周全前进的跨太平洋同伴关系协定”(CPTPP)。《产经新闻》2018年1月对日本企业的问卷观察显示,75%受访企业以为,CPTPP有利于推动日本经济生长。可是,这也意味日美之间的商业关系泛起“裂痕”。

今年8月,日本经济再生相茂木敏充和美国商业代表莱特希泽,举行了首轮经贸商量,未能弥合分歧。其主要分歧是是美国顽强于签署双边自贸协定,由于那样美国更容易对日本施压,从而知足自身的意愿。可是,日本更愿意增强多边商业。这也是为什么在美国退出TPP后,日本主导建设作为TPP“改良版”的CPTPP的主要缘故原由。9月7日,特朗普表现,“日本明确,若是差别美国做生意业务,将导致大问题”,并表现不惜接纳强硬计谋。日本媒体以为,这是进一步加大对日本的施压力度。

另一方面,如前所述,中日之间的商业关系在增强,日本还多次表现愿响应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起”倡议。2017年11月,在越南岘港举行的APEC向导人非正式集会时代,安倍再次表现,愿以2018年中日宁静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为契机,努力探讨在互联互通和“一带一起”框架内与中国的互助。

(作者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日本研究中央研究员)

值班编辑:俞杨

责任编辑:

【纠错】责任编辑:密安康丁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滇ICP备155746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46054号